我对艺术创新的思考——北京电影学院首届艺术硕士宁岱

发布时间:2014-11-28 15:34:17来源:
有人认为,对一个艺术家或创作者来说,艺术创新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就是不断探索、更新艺术创作方法的过程。
如果就艺术创作的技术层面来讲,艺术创新确实就是不断探索、更新艺术创作方法的过程。如果不在技术更新的前提下论述,则是一个艺术观念创新的问题。我以为,艺术创新首先不是更新艺术创作方法的问题。创新与否是与艺术创作者的观念、社会意识思潮、社会艺术发展和与艺术有关的技术的发展有很大关系的。而艺术创作方法的更新,只是艺术观念创新实践的手段问题。艺术创作不是科学研究,艺术作品是要用感受、领悟的形式进行艺术认识与创作的。艺术作品应该体现主题和内容的客观真实,而不在于表现形式。
   所以,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来说,首要关心的问题应该是艺术观念的创新。
   什么叫艺术观念的创新?就是要走在时代的前沿,想人们已经沉浸其中却仍不觉悟之事。用异常敏锐的感觉和与之相适应的表现形式去创新艺术。从古到今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。文学上有鲁迅的《狂人日记》,写了社会的黑暗和民众的不觉醒;戏剧上有易普生的《挪拉》,写了妇女对男权社会的反抗和要求独立的愿望;绘画中有沃霍的《25个彩色梦露》,表现工业社会的重复生产;舞蹈中有邓肯开创的现代舞形式,强调舞蹈要表达舞者内心的感受,而不再只追求受众的唯美享受;……这些都是在艺术家所处时代中具有强烈艺术创新的作品。但前两者只是艺术观念上的创新,后两者才有观念和艺术创作方法的双重创新。
如果要结合自己个人的创作来谈这个问题,可以坦率地说,在创作中,我从来没考虑过在艺术上创新与否的问题。从来没尝试去探索、或去更新艺术创作方法。我所看重的,所要着重表达的,是对当下创作所面对的题材,我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所具有的感触。为什么?我还没到那种层次,那么高的层次。也不具有那么大的野心要创新艺术。身边真实发生着的事情,迫使我在创作中想不到那么多。
回顾我的创作,在写剧本《找乐》、《儿子》和小说《事件》时,最着力的事情都是我到底要表达什么,作品想要传达给受众一个什么样的主题思想。可在写剧本《过年回家》、《夏日暖洋洋》、《看上去很美》时,主题思想在创作之初就已经明确,所以在创作中所想的就是要怎样把这个主题思想表达清楚。
唯一对我个人来说,在写作结构上有些许不同以往的作品,是小说《被忘却的记忆》。但对于这个小说的创作,从始至终我都没想在创作方法上怎样更新,而只是想着怎样把一个打动我的故事说清楚,在说清楚之后的主要努力方向,仍旧是我的小说到底是要传达一个什么样的主题思想。
当然,这也是我在创作中时常遭遇的一个很主要的困境。往往我对一个题材感兴趣,都是因为这个故事本身打动了我。至于怎样表现,用什么样的方法,好象都是故事本身所决定、所促成的。我一点回天之力都没有,纯粹是跟着故事走。往往是一个故事已经完成之后,才开始醒悟,这个故事到底要说什么?我抒发了那么半天,到底是什么内涵激励着我?才开始在故事中寻找,在故事中思索,到底通过这个故事,我要表达的是什么。
《被忘却的记忆》的创作,先是一个命题作业。一个公司签约了一个真实故事的影视改编权,让我去写剧本。故事是这样的:两个男女犯人在监狱关押期间相遇、相爱了。他们都是杀人犯。在先后关押了17年之后都走出了监狱,然后结了婚,生了孩子,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。公司希望我写成一个监狱中的爱情故事,认为这一定是个吸引观众的浪漫题材。
   对这样一个题材我首先是很好奇,也很感兴趣,就去采访了那两位当事人。尽管在以前创作《过年回家》时,采访过许多监狱中的犯人,但那时都有狱警在旁边监督。而这次采访的对象,都是已经走出监狱的人,说话没人监视无所顾忌。再又采访了许多看押他们的狱警后,才让我体会到前次采访的不真实。这两个犯人在监狱中的爱情哪里谈得上“浪漫”,他们的恋爱只能说是一个假想的虚幻,一个互相的救命稻草。可我喜欢这个题材,喜欢曾经在监狱里,曾经发生在当事人身上的那许多事情。那么,用什么方法表现出他们这17年,表现出他们在狱中的“爱情”呢?我似乎第一次在创作中感受到了创作方法的问题。不是我自己要探索、研究、创新什么艺术创作方法,而是题材对象要求我寻找一个合适于它的艺术表现方式。
因为男女犯人在监狱中不能说话、写信、相见,更不允许谈恋爱,所以我选择了几个和他们的爱情有关的人物,写那几个人物在与主人公接触中,在监狱生活中,对主人公爱情发展所造成的影响。用这场爱情之外的几个人物的散点式故事,结构主人公的爱情。
监狱中的爱情表达清楚后,我才开始设想,我到底要给读者传达什么主题。当我终于想明白这个小说的主题是关于人性尊严的问题后,才又重新修改了小说。因为是后有的主题,再加上不愿意改动某些已经写好的段落,就使得整个小说的时空转换很无序。所以当有人对我说,你这篇小说的结构挺有特点,艺术上有创新时,我心里最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我没有更新和探索艺术创作的方法,只是根据我的故事,选择了一个适合它的表现方式。
   至于单纯的艺术创作来说,虽然有技巧和方法等的创新,但艺术创作首先应该是创作者针对一个题材的真实情感的流露。是针对一个自己有所感的题材的真实需要。至于更新没更新所谓的艺术创作方法,是艺术创作者所处时代给艺术创作者血液中注入的时代特质决定的。一个艺术作品或一种艺术形式在一个时代的成功,以至流传到以后的时代,就是因为那其中除了正面的描写和表现那个时代以外,还具有那个时代气息所形成的艺术创作方法所带给受众的一切。
   如果要不断提醒自己更新艺术创作方法,不断探索艺术创作如何更新,从艺术创作来说,那就不是一个艺术创作者,而是一个艺术工艺者。从理论研究来说,那正是艺术理论研究者们应该不断深究、不断探索的问题。
   郑洞天老师在课堂上讲到的一点我非常认同,每个艺术创作者有自己的擅长,或者说有自己的长项。应该更加地了解自己,知道自己的长项在哪个方面,充分发挥出自己的优势。不要人云亦云,不要从众。要把握好自己。我理解,这种对自己的“把握”,就应该包括不要在艺术上为创新而创新,为创新而探索。
   目前,中国名导热衷于拍摄像美国看齐的大制作影片,好象不拍大片在中国电影界就失去地位了一样。似乎中国电影艺术的创新,就是不断探索和更新大制作影片的艺术创作方法。在大片制作上,一方面极力效仿美国,另一方面又努力迎合中国大众的审美趣味。结果是什么呢?票是卖出去了,可真正是在艺术创新上有所探索,在艺术创作方法上有所收获了吗?真可惜,为艺术创新牺牲了艺术创作者自己。
我看到过一篇对贾樟柯导演的采访。他谈到大制作影片时说,不是不能找到那么多钱拍片,是因为自己的题材不适合。他在美国时曾见过正在剪接电影《纽约纽约》的导演马丁斯考希斯。马丁斯考希斯在剪接这部大制作影片时,因为投资人的票房考虑,对被要求删除的20分钟内容非常痛心,却又无可奈何。马丁斯考希斯对贾樟柯说,投资大了以后,投资方就会对你有要求,你就不能完全地表达自己,你就失去了自己,失去了对自己艺术创作的完全把握。
   到底艺术创作者在艺术创作中要怎样地把握自己,怎样看待艺术创新的问题呢?就算“艺术创新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就是不断探索、更新艺术创作方法的过程”这个论题成立,但对艺术创作本身来说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 作者简介:宁岱,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剧本创作方向首届艺术硕士学生,电影作品有:《找乐》(1993),《儿子》(1996),《过年回家》(1999),《夏日暖洋洋》(2000),《看上去很美》(2006)。
\
\

上一篇:赵薇:读书是一辈子的事
下一篇:长安大学学生作品展示 马雨婷剧情片